當前位置:首頁 > 新聞中心 > 互聯網動態
【轉】豆瓣時間上線,客觀你怎么看?責任編輯 :李飛    文章來源 :星翼創想(www.cynkba.live)    發布時間 :2017-03-07    閱讀次數:1298     專題 :網站運營

文|南七道

斯蒂芬·茨威格在《人類群星閃耀時》里寫道:“這些戲劇性地凝聚起來而且關乎命運的時刻,往往發生在某一天、某一個小時甚至某一分鐘。”2005年對中國互聯網來說,正是這樣的一個時刻。

時間回撥到2005年,這是中國互聯網的一個大年。在這一年,對汽車了解不多的李想和樊錚,拉了韓路等幾個大學畢業生開始做汽車之家。身著T恤和短褲的周鴻祎,在北京嘉里中心的媒體會上宣布,正式辭去雅虎中國總裁,隨后創立了360。這個名單還可以繼續延續:九敗一勝的王興開始了校內網,媒體人李學凌做了YY,海龜王微開始搗鼓土豆網,阿北(楊勃)泡在豆瓣胡同的一家星巴克,寫下了第一行代碼,這一年,豆瓣上線。

時過境遷,李想出走,創立了蔚來汽車;周鴻祎成了著名天使投資人和紅衣大炮;王興賣掉校內網連續創業,四處突圍,長成了現在的新美大;李學凌將YY從一個語音工具,帶成了最大的美女秀場,并走到了美國資本市場;王微退出了土豆,開始做自己的動畫項目,只有阿北還在繼續堅守和維持著他的豆瓣夢想。

很多人說豆瓣是一家慢公司,甚至有媒體說他們刻意保持著慢,比如為了美觀堅持使用小五號宋體字;豆瓣不會給用戶貼標簽,不會出現很多社區營銷驅動慣用的成員分類等等,這一切讓它,仿佛成為互聯網商業的世外之地。

這個從上線之初僅供用戶討論電影讀書的小眾社區,截至2016年年底,豆瓣注冊用戶1.5億,月活躍用戶3億。用戶主要為一、二線城市的白領和大學生,這幾乎已經已成為他們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而與豆瓣同時期的校內等年輕人社區要么凋敝,要么被收購后束之高閣。

很多人突然發現,那個陪伴了電影閱讀社交歲月的豆瓣,已經12歲了,在中國文化中,以生肖紀年,十二年為之一輪,也稱為一紀。在民間尤其北方地區,12歲生日是一個特別的年齡里程碑,要舉行“開鎖”等類似成年禮的儀式,因為這意味著孩子從幼年解脫出來,向著成人成才的方向發展。

相比人的成長周期,對一家互聯網創業公司來說周期更短,節奏更快。12年,這在以月來計算周期的互聯網,尤其是移動互聯網領域,是一個不短的時間,這意味不僅僅是青春期成年,而是進入到壯年,擔負的不僅僅是理想,還有生活。

互聯網KOL、老司機闌夕曾說:“豆瓣經歷了論壇、博客、SNS、微博等一代又一代浪潮興衰,一波又一波的各種產品興衰迭代。”但是慢公司的標簽,一直貼在豆瓣身上,商業盈利能力也是經常被人詬病的地方。與豆瓣有著相通氣質的單向街,也遇到了理想與生存的問題,創始人許知遠說:“這個時代不能再孤芳自賞,守在一個既有的死亡規則里,是沒有創造力的。”

在中國,文藝范的互聯網創業,貌似成了一個致命的死穴。

著名文藝青年施凱文,2005年開唱片公司,2008年創辦Koocu音樂網,2010年創辦Saylikes音樂網,2012年Jing.fm上線。2014年創立以Video Message 為主的IM 類產品Blink,目標是“我們想切一塊微信的蛋糕。”最后都是一地雞毛。

另一位著名的文藝青年許朝軍,先推出輕博客產品點點,憑借著清新文藝范,成為了文藝青年、時尚達人的聚集地。隨后又推出了偏向文藝的方式,將語音和圖片結合的社交應用啪啪。隨后又推出了類似秘密的社區軟件烏鴉。但是最后也都不了了之。

而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,關注中低端用戶群體的快手,用戶量已經超過4億,日活躍用戶數4000萬,已經成為僅次于微信、QQ、微博的中國第四大社交平臺, 2015年底估值超過20億美金。而做文藝青年不屑的,美女秀場的YY,在150億左右的直播行業中,YY一家就占到80億。

只有屌絲才能拯救中國互聯網,這似乎成了行業人士達成的基本的共識。文藝甚至被貼上了慢性自殺的標簽,12年間,太多小資、文藝情調的網站和APP夭折。這成了創業者和投資人忌諱的一個黑洞。這些年最終堅持下來的只有豆瓣。但是文藝真的只有死路一條嗎?國人只配得上屌絲氣十足的內容和生活?

事實并非如此,行業正在發生變化。一切跡象都在顯示,隨著消費升級和中產的需求提升,付費開始成為包括年輕人、中產和高知人群的習慣,付費的風來了,文藝范的產品和社區迎來了春天。國人不是不需要有品質的精神生活,而是物質與精神的需求如同馬斯洛的需求理論一樣,正在逐漸迭代和推進。

專注于讀書的十點文化,微信粉絲1300萬,推出的付費課程,價格在69-99元之間。其中一款心理課程賣到高達七萬份。2017年完成了6000萬元人民幣A輪融資,估值近4億元。

而更加文藝范的新媒體新世相,一份129元/月的閱讀產品,在90分鐘內3000份服務全部售罄,此后連續三個月分別推出的1萬份服務也搶購一空。而號稱提供知識服務的羅輯思維,推出的得到App,總用戶為529萬,日活42萬,訂閱總數130萬,總人數超過79萬。營收早已經過億。

中國互聯網早期的商業模式,深受克里斯·安德森《免費》理論的影響,用戶習慣性認為,互聯網的信息或者服務應該是免費的,而且商品分銷成本在未來的趨勢是趨于零的。這一套理論被國內創業者奉為圭臬。這在早期信息和產品并不是特別豐富的前提下,是相對有效的。

但是現在時代變了,用戶也變了。很多人忘了,同樣是在《免費》這本書里,提到了隨著信息時代的到來,社會科學家赫伯特·西蒙在1971年的觀察:在這樣一個信息極其豐富的世界,信息的充裕,耗盡了信息接受者的注意力,因此信息的充裕造成了注意力的缺乏。

同樣也是在這本書里,也提到了亞伯拉罕·馬斯洛,在他提出的著名的“需求層次理論”,需求的金字塔由下到上,分別是物質、安全、愛和歸屬感、尊重、自我實現、。相同的“層次”模型也適用于信息。一旦我們對基本知識和娛樂的渴望得到滿足,我們就會對自己究竟想要得到何種知識和娛樂變得更加挑剔。

有效的獲得和篩選合適自己的文化產品,滿足包括文藝青年在內的群體需求。降低他們自己學習和篩選的成本,這會成為付費的直接驅動力。而在現有的知識付費產品中,得到是對現有的書籍或技巧的提取,知乎live強調專業性和技能,分答偏咨詢和娛樂,而對于真正的文化類產品,目前是一個相對空白的地帶。

對于已經成年的豆瓣來說,這個風來得恰到好處,或者說豆瓣這個文藝青年的精神部落,某種程度上加速了這個風口的到來。剛剛上線的豆瓣時間,推出了由北島主編的詩歌課的付費內容,用音頻形式提供給用戶。而這些內容,與豆瓣的文藝青年和對精神生活有需求的年輕人來說,是高度匹配的。根據豆瓣官方消息,目前計劃的內容主要是文化方向,接下來可能覆蓋電影、文學、戲劇等更多領域的內容。豆瓣上活躍著著一大批評論人、攝影師、設計師等,這些有趣的人和他們生產的內容,很自然的出現在豆瓣內容合作計劃中。

在很多人眼中,豆瓣就是一個文藝青年的聚集地,但是,現在每一個月,有上億的用戶來這分享閱讀和電影,其實豆瓣已經融入了大眾的精神生活。豆瓣已經不是那個想象中的小眾豆瓣。

這不是豆瓣第一次嘗試商業化,之前的豆瓣讀書,通過電商導流獲得一定比例的分成。豆瓣電影,提供線上購票獲得分成模式、豆瓣閱讀的電子書與影視版權出售、與豆瓣氣質相符的品牌廣告。豆瓣東西還曾經探索過電商模式,等等。但,整個豆瓣的商業一直在等待著一個付費的引爆點,也許就是內容付費。

其實中國的互聯網的用戶,其實和美式互聯網用戶,并沒有人性上的本質差別。對于愛、舒適的生活、精神等追求,就像是空氣和水一樣,擁有著長期的需求,從誕生到成長從未停止,只是根據社會的不同階段,需求程度不一樣而已。當新興的年輕一代,在合適的時機,遇上合適的文化和內容,就會碰撞出更加激烈的活力和反應。

真正的文藝,不僅僅是一種生活方式,更重要的是對于價值的欣賞和肯定。


文章轉載請保留網址:http://www.cynkba.live/news/industry/1780.html

浙江快乐彩微信号